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0|回复: 0

永远的美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永远的美味
  

  永远的美味

  ——枫叶红

  

  

  我童年的许多趣事就象一把玉米种子,被姥姥、姥爷不经意撒在农村肥沃的土壤里。现在,我又把一穗一穗饱满嫩黄的玉米棒子掰回来,捂在滚烫的胸口,那浓浓的香味儿就一缕一缕弥漫开来。

  姥姥所在的村子名叫南河堡。村子不大,确实我童年的天堂。从我家到天堂也不过二十六里,我和姐姐坐着表舅赶的大骡子车两个时辰就到了。一进村,我们跳下骡子子车就开始撒欢儿。我们经过卧牛坡、杨树林、养猪场和豆腐坊,风在耳边呼呼作响,空气中混合着麦子、青草和牛粪的味道。但不管什么味道,我统通爱闻。在豆腐坊门口,我停下脚步,忍不住深深吸了一点豆腐的浆水味,那味道二十多年挥之不去。

  我们钻进杨树林,在林子里大声喊叫、唱歌、嬉闹,最后,我们扒拉出一大堆野蘑菇和地皮菜,用衣襟兜着,神气活现地出现在姥姥眼前。姥姥也不示弱,她端来一碗黄豆,命令姥爷:“去,到豆腐坊换一块豆腐来招待我的外甥们。”晌午,我们就美美地吃了一顿蘑菇炖豆腐、莜面栲栳栳和凉拌地皮菜。

  还不到后晌,那些流着鼻涕的顽皮小子和丫头就知道城里的大毛、二毛又来了,他们爬在姥姥家的土坯墙头上扯开嗓子喊:“大毛、二毛耍不耍?”

  当然耍。

  耍什么?唱大戏还是打仗?再不就是摆家家?

  我和姐姐隔着玻璃跟他们摇摇头。

  “要不领你们到地里吃烧玉米去?”

  太好了。吃少烧玉米去!我们俩几乎是同时蹦下炕。

    

  其实,在农村,一到初秋就饿不着人了,可是,我们总忍不住想到田里找点新鲜东西吃,那时真的一点恶意也没有,决不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角,只是为了解搀和好玩。在玉米刚结棒子的时候,我们就开始打它的主意。三五个小伙伴们每人挎个小筐,拿把小铲,专往玉米地跟前蹭,趁着看田老人不注意就溜进地里,麻利地掰下玉米塞进小筐里用草遮住。然后一溜烟往回跑,路过豆角地,顺便摘了一大把毛豆角,。不到一袋烟工夫,四五个孩子就在村边边没人看见的地头上汇白癜风的影响合了,把“战利品”一古脑儿倒在事先挖好的坑里:五六穗玉米、两把毛豆角、十几个乒乓球大小的山药蛋。上面盖上土,架起火,树枝棍儿辟辟啪啪燃烧得欢,火越烧越旺,不一会儿,香喷喷的烧玉米味儿、烧土豆味儿就一股一股窜上来,勾得人谗虫虫出来了。哇,熟了,快动手!迟了可就没有了。大家七手八脚掀开坑,抢吃着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

  那时候,我们一出家门跑到田野里,什么都吃,春天吃杨串串、嫩苦菜,夏天吃水萝卜、烧麦穗、榆钱钱,秋天就不用说了,就连冬天也不例外,饲养员给骡子煮黑豆,就在他去圈里给牲口添料的时候,我们溜进他的小房子掀开锅捞hu 一碗热气腾腾的煮黑豆津津有味地倍他米松磷酸钠吃起来。

  偷吃的经历虽然不光北京治疗白癜风医院哪里好彩,但童年的许多记忆都凝固了那些有惊无险的场面,这么多年过去了,那烧土豆、烧玉米、野蘑菇的香味儿挥也挥不去,反而更让人回味无穷。。。。。。中科白癜风医院践行公益事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