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查看: 0|回复: 0

号外!号外!(翻译作品)_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23 15:2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京中科白癜风专家提醒:白癜风治疗需“身心同治”号外!号外!(翻译作品)
      
   
    ----罗伯.舍伍德
    黄昏,下起了大雨。不少人开始跑着去避雨,而另一些人则在平静地散步,根本不在乎是否被雨淋湿。街角上的两个人正在卖报纸的号外,他们喊着:“号外!号外!”、“晚报!”。一个跑着来的女人停下来买了一份,她展开报纸顶在了头上挡雨,然后又跑开了。
    街尾住着寒先生,他正坐在椅子上读早报。他听到有两个人在那儿叫喊了,但是觉得雨下得太大了,不愿意出去买号外。卖报纸人大喊的叫声好象有点严重,似乎有什么悲剧或灾难的消息。
    夫人也听到了喊声,她正在做晚饭,于是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罗依,有人在卖号外,”她说。“是的,我听到了,爱米。有人没听到吗?”寒先生想开个玩笑,但他的老婆并没有领悟到他的幽默。
  得了白癜风用外用药可以不  她走到窗前,打开了窗户,伸出手试了试雨,又把头探了出去,看了看卖报纸的人。“罗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你看的报纸登出来了吗?”“这是中午的报纸,爱米,上面肯定没有什么新消息。”
    寒夫人仍没猜出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又说道:“罗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了。”罗依.寒感到妻子越来越生气了。他希望妻子说:“你为什么现在不出去买一份报纸呢?去买份号外吧。”但是,她从来不这么说,她总是催促他去做事,而不是清楚地请求他去做。她又说了一遍:“罗依,肯定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罗依在椅子里挪了挪,心里感到有点内疚,但他不想冒雨出去。“啊,爱米,”他说,“号外从来不刊登新消息的,他们那样喊只是想让你觉得发生了什么大事,你好去买他们的报纸。”。“你不打算出去看看吗?”“不,我不想去,爱米,如果发生了什么事,明天我们就知道了。”
    “你太懒了,罗依.寒,你整夜整夜地只是坐在那儿,到底读到了些什么呢?什么也没有。你只是坐在那儿,看那些过时的报纸,净是些某某人逝世的消息。发生了重要的事,你却不关心。”
    罗依.寒有点生气,但爱米仍在那儿唠叨:“你想让我冒着雨出去吗?我要干所有的家务,我要做饭,要刷盘子,要喂孩子,好吧,我去,你就象个老爷一样坐在那儿吧!”
    罗依知道自己输了。七年以来,总是发生这种争论。如果她改改说话的方式,他还是很乐意去做老婆让他做的事情的。但她总是那样说,她先用话试探一下他的想法,如果他不从报纸上抬起头看着她,她就会生气。她会说他懒惰,然后就唠叨起那句老话:我会自己做的。他已经厌倦了那些整天一成不变的老话了。
    听一个发脾气的女人唠唠叨叨七年,谁也会厌烦的。
    他意识到自己输了,便开始有所反应了。把报纸往地上一扔,他一下站了起来。走到卧室拿起雨衣的时候,他看了看正在床上酣睡的儿子康瑞德。墙上挂着一张荷兰航海家塔斯曼纪念堂的图片。他长久地看着那张图片,“我一直想去看看塔斯曼纪念堂,”他想,“只要我能看到它和新加坡、非洲西海岸和......”
    “罗依,罗依.寒,你去还是我去?”
    “我去,亲爱的。”他的声音听起来好象在说永别了。他穿上了雨衣,吻别了康瑞德,又看了一眼塔斯曼纪念堂。从卧室里出来,他走进了漆黑的雨夜。一条船沿着海岸开始吹响了号角。他心里想着塔斯曼纪念堂,甚至没有回头再看一眼自己的家,而是迈着坚定的步伐向那条船走去。
    十二年后的今天,太阳仍在闪耀。哪个网站上有白班病的图片啊寒夫人改嫁给了另一个叫波利多德的男人。她现在叫多波利多德夫人了。看到儿子康瑞德正坐在椅子里看书,这让她想起了前任丈夫,于是便又生起气来。“这么好的天,你呆在屋里干什么?到外面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康瑞德来到外面,开始在路上玩弹球。不一会儿,一个陌生人走了过来。陌生人问道:“波利多德夫人住在这里吗?”那个人站在那儿,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这个孩子,然后说:“过去我出海以前认识你妈妈。”
    此时,康瑞德的妈妈从屋里走了出来,她差点没惊倒在地上。她走向自己的前夫,“你成了海员了,是吗?你看起来一事无成。我从来就知道你一辈子也不会成功的。”
    “我想你是对的,爱米。”他说。
    “跟我讲讲,罗依,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离开我,我,你的妻子?”
    “我真的不知道,爱米。那天下着雨,我听到河上的一艘船拉响了汽笛。那声音听起来好象是在召唤我。”
    “你为了一艘船的汽笛声而抛下了我?”
    “是的,我知道你会过得很好的。你妈妈很有钱。”
    “那你为什么又回来了,你想要什么?钱吗?可是你一分也得不到。现在你可以走了。”
    “不着急,我的船六点才起锚。”
    她在脑海里想象着罗依的船,不禁笑了起来。“那一定是条破船。”她想。
    “说吧,你为什么回来?”
    “我只是想......我只想看看康瑞德。”
    爱米生起气来,“你已经见过他了,为什么还不走?”
    “好吧,爱米。”
    她看着他从自己的身边走了。突然,往事又涌上了心头,她想起了他离开的那个雨夜,他那时甚至连声道别的话都没有说,就象现在他没说道别就走一样。她想起了那两个喊着“号外”的卖报人。
    突然旧日感情一下涌上了心头,她的心里又开始想到了自己的第一次婚姻。她不由自主越来越生起气来,她听到自己大声喊道:“罗依.寒,马上回来!“
    罗依不加思索地遵从了她的命令。“我回来了,亲爱的!”他向她走去。
    “罗依,你离开我的那个雨夜的号外上到底印了些什么?你还记得那两个人一整晚都在喊着卖号外的那个晚上吗?”
    罗依想了一分钟,他知道自己早就忘了,但他心里开始暗笑。于是他撒了平生的第一个谎,“哦,什么也没有,爱米。我记得气象员说,还要下四天的雨,也就是这样的一些事。”
    爱米再也压不住心头的怒火,十二年过去了,他甚至都没想她。这个男人浪费了她一生中最美好的七年时光,现在他甚至不愿告诉她报纸上印了些什么。她开始冲他大声嚷嚷起来。
    但是罗依.寒,这位海员和她的前夫,根本不听她的唠叨。他站直了身子,挺起胸,感到非常高兴。他转过身离开了她,向自己的船走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